SSR畫畫

還有些練習沒完成,
像:運用符號與否的差異、
還有:想成為什麼樣的治療師?

最近心裡蠻混亂的。

上次老師問:改變了什麼?我也想很久,
這次,一樣想很久,今天才覺得好像有一點什麼?
可是也還不是很清晰,下午到晚上都很忙,
如果沒空寫,就明天補吧 :P

SSR畫畫,突然想畫,就畫了。


【畫畫一】隨意地畫
腦子裡就只想畫草地和天空(或雲)而已,
沒有掃瞄器,用相機拍下來,顏色似乎有點黯淡,
原本的圖,顏色都會再明亮一些,
右邊的天空,本來想畫有點深藍雲中透些光線灑下來的樣子,
但現在看起來,好像那感覺沒出現 XDrz
畫的時候,沒什麼感覺,腦袋空空的。

工具:Sakura 12色透明水彩。
SSR畫畫1.jpg   

畫畫二】現在的內在的我,有什麼需要注意呢?
聽錄音時,腦袋閃過很多,但最後出現這兩位,
停留時間都蠻久的,當時邊聽錄音,心裡有點淡淡的哀傷,

本來想的是佛,現在看起來很像花媽的頭髮啊哈哈哈 XDDD
小女孩,之前冥想或自療時,曾出現的金髮小女孩,比我畫的可愛100倍!
她手上拿著蓮花,應該是帶點粉紅色的,這裡塗得有點深,
畫的時候,感覺……畫頭髮時,有點焦躁,後來一路往下畫,就平靜了。

工具:鉛筆、Sakura 12色透明水彩。
SSR畫畫2.jpg  

【畫畫三】療癒光譜
聽錄音時,也是一樣,出現好多形狀、顏色,
閃電、蛇形、彩虹、暗色、亮色,但最後拿起畫筆,
沒多想什麼,開始畫下這些顏色和形狀,
依序是紅、橙、黃,圓圈,很單純,
畫的時候,覺得好像力量爆發出來的感覺。

工具:Sakura 12色透明水彩。
SSR畫畫3.jpg  


5/22 19:43pm

現在再回過頭來看這篇,我好像懂了 XDDD

活出我的內在小孩,就是活出我的佛。

療癒光譜告訴我:
那勇往直前的動力背後,由無止盡的愛所支撐,
療癒,不只是淨化完美,也是愛與滋養。
而愛的來源,那大愛之源,是我自己。

不過,貓妳還是要解畫唷……期待中(被鞭 XD)

SSR大愛灌頂(2)

這幾天,情緒其實有點低落,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前幾天做了肚臍手位的關係?

順勢再做一次SSR大愛灌頂,
這次想用符號S來試試看情緒會有啥轉變嗎?

[1:濕]
一陣陣打鼓聲傳來,我以為我弄錯了 =.=
在我原本想像中,是什麼舒緩寧靜的美好與和平之類的 XDD
所以一開始還很生氣,想說SSR在幹嘛?惡搞我嗎?!!!
一直在那邊氣呼呼地叫,搞什麼?我不要這個啊!

不過雙腳卻開始大力地、上下上下、跺腳跟 囧rz
後來還像非洲土著那樣,快速踏腳,邊踏還邊左右移動,
踏了大概5~6分鐘,其實還蠻喘的 XDrz

「隨放情緒,舞出自己的節奏」

然後,節奏漸漸慢下來,我一邊呼、呼、出大氣,
便停止了,跳完……嗯,感覺平靜一些了

[2:乾]
之後,還是用符號S試一次
一開始,左手放在心輪,馬上覺得很熱,
這次,不但有鼓聲,還有獅子王Circle of Life的前奏音樂 Orz

接著,也是一樣,開始跳起類似非洲土著的舞蹈,
很用力地踏腳、抖手,有點累,但停不下來,
好不容易節奏稍稍緩和,卻開始擺起自發功的游龍式,
(不確定名稱,我是不認真的學生,邱老師原諒我啊 XD)
就是身體有點類似S形上下擺動,連帶轉動尚未完全痊癒的肩膀,
後來還打起略快又不成形的太極拳 Orz
最後,有點像是收功那樣,把氣集中於丹田內、外,就結束了。

所以……我只要像非洲人那樣,動!動!動!就好?
現在,覺得還不錯,至少沒一陀鬱悶哽在那兒。散掉一些了。

這兩次大愛灌頂,乾的方式,
讓我覺得似乎更為深入些,
不過也可能是因著目前階段而異?
只能,繼續觀察囉!

SSR肚臍手位——千の風になって

坦白說,自小以來,我自己,對於父母、家庭,
不像一般人、書上說的,有多麼深厚的羈絆,
媽媽常把我小時候上學的故事當成笑話跟親戚朋友講,
看到哥哥去念幼稚園,便吵著要去,過幾天我跟著哥哥去上幼幼班,
很開心、頭也不回地跑進學校玩,我哥還在那哭哭啼啼討抱,
國中時住校,同學們想家,偶爾晚上會哭,唯獨我一點都不在意 Orz

我家沒家暴,除了爸爸管較嚴,媽媽唸較碎以外,沒啥問題,
一邊成長,一邊受到社會價值框架與師長塑型的我,
有時會想:我是不是人格價值觀哪裡有啥偏差?
因為,即使家人誰誰去世了,我也不會有太大的反應與激動。

我想,我的潛意識大概埋了
「我有問題」這樣一顆小炸彈吧?

因為,當我針對父母與我的關係,練習SSR肚臍手位
馬上感受到一股很深層、錯綜複雜的悲傷……然後就哭了起來,
彷彿要把藏在深處、莫須有的罪惡感、愧疚感全都哭出來一樣,
我一邊哭,一邊說「對不起、請原諒我、謝謝你、我愛你」
不只是對父母而說,更是對我自己說吧……
就算是一般人口中說的冷血(?)、異類或怪胎,
我也還是愛的一份子啊……

然後,浮現了符號S,我不知道練習肚臍手位時,能不能運用符號?
不過既然是自然浮現,也沒辦法擦掉,就繼續練習,
情緒慢慢平靜下來,感受到手指溫溫的熱度,肚臍輕微的脈動,

「愛的方式有千百種,每個人或許都不相同,
 但每個人的愛的本質都是一樣的,
 無須為自己與他人的不同而感到羞恥或罪惡呢,
 因為我們每個人,本都不同,也都相同啊。」

正好這幾天一直在聽這首歌,千の風になって(化為千風)
非常喜歡日本盲人福音歌手,新垣勉,唱的版本,他的前半生也是一齣戲了(笑)
個人認為,和之前秋川雅史唱的版本相較,比較沒那麼凝重,
更像是一陣溫暖和煦的初夏之風,歌詞隱約也觸及我對生死的看法,
(歌曲各版本、英文原詩,可參考另一種永恆:新井満–〈千の風になって〉

現在,除了感謝、還是感謝,即便目前那悲傷依舊縈繞不去,
但我感謝自己,願意給自己一個機會,讓那悲傷浮現,
讓我至少可以伴著那悲傷,一起往前繼續走,直至自由遨翔那天。


千の風になって by 新垣勉
wiki之介紹連結

請不要在我的墓前哭泣,
因為我不在那裡,沒有沉睡不醒。
化為千風,我已化為千縷微風,
在無限寬廣的天空翱翔;

到了秋天化為陽光,照耀田間;
到了冬天化為白雪,猶如鑽石閃爍。
清晨時化為飛鳥,輕聲喚醒你;
夜晚時化作星辰,默默守護你。

請不要在我的墓前哭泣,因為我沒有離開人間,
就像千縷微風在無限寬廣的天空翱翔,
在無限寬廣的天空翱翔。

SSR大愛灌頂

聽完課程,發現大愛灌頂,之前我自己偶爾會做@@a
但都是很簡單的,利用沖澡的時候,和SSR連結(大羞 >///<
每次做完都蠻感動的,通常會說零極限那四句為結尾,
這次試著加了符號,看看有什麼不一樣的感受呢?

呃……那就還是趁沖澡時開始囉!=///=

啊,對了,不確定是否能把符號全名寫出來?
所以我都還是先採用自訂的縮寫……
用了符號G,想要更踏實、更穩定地踩在這片土地上。

[1]
呃、該怎麼說呢?像小型瀑布,
但我並非站在瀑布底下被千斤灌頂,而是
站在離瀑布較遠處,水花濺起時微微淋濕的感覺,
微微陽光斜灑下來(但不在我身上),瀑布嘩啦落入小湖,
我踩在湖邊的灰黑大岩石上,湖邊青草綠蔭,

後來我索性坐了下來,好像把雙腳伸進湖水裡那樣,
腳挺麻的,尤其是右腳,但還蠻舒服,
最特別的是,大把大把緩緩飄來的空氣味道,
微濕、混雜泥土與青草的自然香味
我一直大口大口地吸著,很貪婪的樣子 XD

[2]
之後,把衣服都穿好了,站在房內,
還是用符號G來試一次SSR大愛灌頂。

一開始,像是和煦陽光灑下來,有一點暖和,
接著,左手有點麻麻的,到後來食指、中指,像沒了知覺一樣的麻,
快要結束時,左腳也麻麻的,和右手、右腳相比的話,

我像是一棵大樹那樣地站著,但又好像不是,
我是陽光,感受到自身的溫暖,
我是空氣,感受到無邊界的流動滲透,
瞬間,我又轉為風,小小快速的自由輕拂著,
坦白說,我不知道我是什麼了……但心裡蠻感動就是了;

「感謝此生來到這裡,感受這一切,如果說,
 真有什麼使命或目的來到這兒、做些什麼的話,
 我希望能夠更踏實地踩、每一天的步伐,去服務。」

最後突然冒出來,有點類似感恩的一段話,
也有點類似自我期許的一個目標吧。

情緒練習4(不耐煩)

選擇【不耐煩】這情緒來練習。

有時候,會不耐於別人一直鬼打牆式的問話和討論,
在餐廳待很久,服務生也不來點菜,只會一直說好好好、馬上,
這些情況會讓我有點抓狂 Orz

。感受【不耐煩】情緒時,身體反應:
 嘴角下垂、眼睛也下垂,呼吸變得有點急促,
 身體會偶爾變換姿勢,譬如換手托腮之類的,
 喔……偶爾還會癟嘴 Orz

。感受【不耐煩】情緒時,心情反應:
 就是有點急躁,想要催促或掌控不到的氣急,
 而且心裡會一直OS很多嘴巴不會說的話。

。祈請SSR帶領後,身體反應:
 呼吸開始有點緩和,會開始自動深呼吸。

以下比較微妙,不知是因為重感冒的關係,還是其他因素?
總之我昏迷睡著了,然後做了一個很短的夢中夢,
醒來,發現我昏睡過去的時間大概10分鐘不到,
我想把這經驗當成SSR想透過夢境告訴我的訊息吧……

我、貓和一些SSR同學(忘了有誰 Orz)一起坐在日式鄉村風格餐廳裡,
半露天(可能是露台)的空間,和煦陽光灑下(可能是春天吧?並不熱)
還有圍繞在細長白色樑柱的綠色藤蔓,感覺是個能讓人放鬆的地方;
我們不知在討論什麼,大家還蠻熱絡,你一句我一句,
然後貓突然跟我說:「請以你自己的姿態活著,這是什麼意思呢?」
我想說明,便跟貓舉了一個作夢的例子(可是舉例也沒舉完整 Orz)

我跟貓說,早上作了個夢,有位小牌剛崛起的女星(如:安心亞)溺水了,
正好我看到,一旁還有大S(但我不喜歡大S哩 XD)、和黑人陳建洲,
黑人和大S趕緊把那位女星救上岸,我跟大S說:妳真棒啊!
她還很酷地回說:沒什麼,這本來就是我應該做的……

想繼續跟貓說這夢之後的情節與我的說明,沒想到就漸漸清醒(或朦朧 =_=),
過程中開始意識到我在作夢,然後就一點一滴地徹底醒來了。

醒來以後的感覺……嗯,還蠻平靜就是,
接著,我突然想到昨天收到的天使小語:

認真地說出「我釋放我認定為實相的恐懼」五次,
恐懼與擔憂從來不能為我們做些什麼,它們不是真實的,
你才是真實且有創造力的。

恐懼和擔憂,無法解決問題,除了讓我們一直籠罩在那情緒以外,
也真的無法為我們做什麼,而它們似乎也只是我們(或小我?)創造出來的一層霧?
那麼,回歸中心,創造這一切的又是誰呢?阿不就是我們自己嗎?
而這夢中夢的形式,顯得那麼真實又虛幻,真的……很人生啊 Orz
突然有點懂了,但不是很確實地瞭解透徹,或許就該這樣似懂非懂吧?XDD

而這幾天,可以說,這一兩個星期,我一直看到、聽到、接觸到
很多「做自己」的訊息,心中的確也還有層恐懼在內,
但我想,從今天這刻開始,要踏出第一步了,
總之,整篇的重點應該就在「請以你自己的姿態活著」吧 XDD

練習不耐煩的情緒,為什麼SSR會讓我說這麼多呢?(思)

與SSR一起練習(純粹1)

好喜歡這練習喔!>///<
雖然在過程中,有時我會不太舒服 XD

一開始,頂輪(頭頂)癢癢的,
後來左肩前後左右上下,整個左肩(涵蓋胳肢窩那一整環)
有著非常強烈的鬆、涼、麻、熱的感覺,
但也不是真的涼颼颼或熱啾啾,好難形容喔!
有點類似上面貼了一塊貼布,正在散發著「什麼」(我盡力描述了 Orz)
讓我覺得那一整環都光透舒暢……

右腰有點刺痛,腰部開始麻麻的,突然心輪開始痛了起來,
大概痛了三、四次,感知到一些訊息:
“Belief in yourself, why not? “
“You’re so beautiful.”
“We all are beautiful.”
那時好想哭喔!(眼眶紅紅的 XD 感動)
然後我猛然發現眉頭鬆開了,
原來之前眉頭都輕輕地皺在一起,不知為何?

小腿開始熱熱的,一直往上,但很輕微的感覺,
有點像浮在「安全」上的感覺(我盡力描述了 Orz)
很平靜,喔、不,應該說,很寧靜。:)

我很喜歡這種感覺,寧靜。

謝謝SSR,謝謝我自己,謝謝大愛之源,
也謝謝師太、老師們、謝謝學長姐和同學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