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動參與,然後走過。

事情就是這樣發生了,沒錯,328,
在台灣這塊土地上,合法民宅被拆了,
住戶被趕出去了,暫時沒家可住。
一兩個小時過去了,恣意搬動別人住宅的所有物,
桌子被劈成兩半,防潮箱東西七零八落,
警察和建商在那戶人家家裡嘻嘻哈哈……
然後我在網路上看了並轉貼了一些文章,
然後我仔細地研究了都市更新條例,
然後我與朋友網友互相發表並討論對此事件的看法,
然後我到新聞報導底下發表我對這事件的看法,
然後我主動參與了修改都更法的網路連署活動
現在我坐在這裡,回想這兩天的自己,
猛然驚覺我真的變了,以前那個極度要求一切公平公正正義的我已經離開了,
我開始不那麼義憤填膺了,我開始不那麼氣急敗壞的大鳴大放了,
我開始平靜地發表我自己的看法,也尊重別人能有異於我的想法,
我並沒有到現場聲援或多做甚麼努力,因為我要工作,我能做的就是轉發訊息或發表看法,
而我,絲毫不像以往覺得罪惡感或愧疚感,因為我自覺我在生活與這些行動中取得了平衡。
我開始把重點回歸到自己身上,不需要看別人是否不公不義卻享受了利益,
也不需要在意熱血爭取的人是否過得不好,
是否享受、是否過得不好,這樣的標準似乎是把自己(或社會體制)的標準
套在別人身上,我們又怎麼知道他們過得不好呢?
處在融合於這社會、我活著的環境中,我只想問自己
我會怎麼做?我想怎麼做?我該怎麼做?才能無愧於自己,
成不成不是我可以掌控的也無須力求掌控,因為我身處於這集體社會,
我努力過了,而所謂最好的生活,那定義又是甚麼呢?
好人們是否覺得過著像互相圖利者過的那樣最好的生活,才叫做更好的生活呢?
對我而言,在這世界裡,慢慢看清楚甚麼是對自己來說,最好的生活,才是最重要的。
然而,每個人最好的定義應該都有所差異,我開始不看甚麼是最好,
沒有甚麼好或壞,這中間有太多灰灰層次,我真的只想慢慢回來看,
看看我自己這輩子、每天、能做到甚麼程度,能發散些甚麼出去,然後接受任何的結果…就這樣…
我發現,那似乎才是我之前在天秤。歸零這篇文章的奧義,
不是全部拋光光每天都當做重來,才能稱做歸零,
而是每分每秒我都想了、去做了,我體驗了,我分享了,然後我接受了,無論那會是甚麼,
那似乎才是我現在想要的歸零,因為我在這當中平衡了,我的心平衡了,我的自己平衡了。
而我,我感謝,我還是可以免費呼吸,免費欣賞,這一片片美好的雲朵。
IMG_2996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