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號冥想練習

聽老師錄音課程,說明符號時,便跟著冥想,
然後把任何感受、畫面、聽覺或啥,都記下來。
不過昨天(3/29)才看到還有一個冥想作業,
不知道這篇算不算?因為還沒仔細看新功課 Orz
就先記錄下來,反正本來就想寫的 XDrz

C(a):微弱的海浪聲,靜坐著,突然間大風起,
落葉飄下,符號四處飄揚,然後看到釋迦牟尼佛,
四周揚起眾人唸C(a)符號的聲音,低沈的男聲。
C(b):也有眾人唸C(b)符號的聲音,不過是小孩聲 XD
圍圈圈、跳啊唸啊微笑著,我的心情覺得很放鬆。
S:狂風暴雨貌 XDD 大海浪波濤洶湧,
然後看到自己站在類似一片黃土高原上,
像是印地安美洲高原那樣的壯麗大地,開闊,
但遠方似乎山雨欲來之勢,我的眉心輪有點重、昏
S(圈):感覺是輕柔的春天午後,
下過小雨,綠草上的露珠那樣清澈(和前一個反差好大 XD
S(框):堅定、沈重的感覺,頭無法抬起,一直往下
前後眉心輪以上的部位都覺得很重很昏
CH:從後頸以上的頭部都覺得很熱,心輪很重、沈,
左手食指痛痛的,左腳麻麻的,好像有能量流動一樣,
地藏王菩薩坐在蓮花座上(?),但心裡一陣感動,
然後就唱起梵咒,也不知道有沒有意義,就哼起來了
Om Sa Ra Mo I Oh 一直唱誦
Om Om Om 最後,雙手合十
G:變成右手食指痛痛的、右腳麻麻的 XDD
也感受到有能量流動,心跳聲很清楚!@@!
突然間,一棵大樹拔高升起,滿天星星,
「這就是我在的地球」
「這就是我在的宇宙」
「這就是我啊!」
很感動,想哭,但很寧靜。
觀音上師、大天使麥可、大天使拉斐爾,圍著圈圈,
「對不起、請原諒我、謝謝你、我愛你」

SSR掃瞄+靈氣練習(個案13)

上週末又進行了一場小型解牌+SSR靈氣療癒聚會。

除了【C小姐】以外,另兩三位依舊是……初次見面的陌生人 XD
有趣的解牌時光,東聊西扯,還是一樣,在她們身上也看到我,
對人生使命的疑惑、對工作與興趣的平衡,一邊吃喝一邊聊,
比較不一樣的是,這次聊一聊,就會跟她們說:
「啊~有空的話,等一下就來做SSR吧!」(因為其實是以解牌為主)
同時也感受到要用什麼符號送給她們,覺得這樣的聚會蠻開心!

由於【Q小姐】有事必須先走,所以Q小姐是第一位體驗者。

【掃瞄練習】
覺得喉輪有點卡卡的,而心輪也蠻悶的,
但最主要是太陽神經叢,有點緊繃卻又浮浮的,
情緒好像卡在裡頭,阻塞了,卻又不是很踏實的感覺,
後背到尾錐的地方,感覺氣血不是很通暢。

【靈氣施做】
施做靈氣時,很自然地運用了CH這符號,
可能是希望【Q小姐】能夠平衡些?多些神性與愛的連結
也不知道是不是這樣?(抓頭)總之當時就只想到這符號。

主要放在喉輪太陽神經叢這兩部位,我自己的感覺……
嗯,跟以前差不多,手熱熱麻麻的,掌心有能量流動,
做到太陽神經叢的時候,自己也覺得蠻緊繃的,胸和胃都會,
右手在太陽神經叢和臍輪處,緩緩地畫著小圓圈,
左手則從後背處一直往上順,之後往下順,最後在尾錐停留一會……

【天使光織】
主要還是在太陽神經叢的部位,一直畫小圓圈,
然後好像往外往下輕輕地拉一絲絲的線,
最後感謝一切,便結束了。


【Q小姐】當時回饋,感覺太陽神經叢到下腹都蠻熱的,
而尾錐也覺得輕鬆一點兒了,本來不是很舒服,

沒想到週二晚上,【Q小姐】傳簡訊來,
說她半年來都覺得痛的尾錐,已經好了,
雖然這不是我預期之內的結果,
當時也沒抱著什麼非要治癒的心態,
但聽了還是很為她感到很開心!^__^
SSR真的很神奇呢!

SSR掃瞄+靈氣練習(個案14)

第二位是【L小姐】,很可愛的一位女生!>///<

嗯,我想就不要說廢話了,直接進入主題。
(也是因為我想睡覺,寫快一點 Orz

【掃瞄練習】
頭部眉心輪,似乎思緒有點雜亂,也容易想很多,
心輪的地方,很悶、又埋藏了些情緒在裡面,
太陽神經叢,也感受到一些悲傷、受委屈的情緒。

【靈氣施做】
施做靈氣時,手先放在眉心輪部位,覺得頭有點暈暈、重重的,
【L小姐】說她頭頂好像有股吸力,然後又有點能量下來的感覺,

右手放在心輪部位,運用了S符號,左手則放在後背相對位置,
雖然還是覺得有壓迫感,但開始覺得暖暖的,輕鬆了一些,
雙手放在心輪處,放蠻久的,之後又移到太陽神經叢
不一樣的是,偶爾,雙手會平行移動一些,或是畫小圈,
但大部分時間,都是靜靜地放在那裡舒緩著……

【天使光織】
感受不到需要做天使光織,
所以就沒幫【L小姐】做天使光織,
感謝一切,便結束囉。

SSR掃瞄+靈氣練習(個案15)

最後是【C小姐】。

第二次為【C小姐】施做SSR靈氣,嘩,也隔蠻久了,
前一次聚會沒時間為她施做,後來太累了 :P
一樣,長話短說,好想睡覺 XDDD

【掃瞄練習】
頭部,思緒也蠻多的,似乎最近睡眠品質不太好,
喉輪的地方,有點卡卡的,我的手一直覺得很癢 XD
臍輪、下腹部那一圈,覺得有點浮腫?(不是肉腫腫的那種 XDrz
【C小姐】說還在生理期,但已近快結束的時期,
【C小姐】也說尾錐不太舒服,但我手一直放在後背某個脊椎節上,
似乎是從那兒開始有點側彎吧?但我不是X光機,無法確定 XD
所以提醒她要多注意工作時的姿勢,別長期維持同一姿勢。

【靈氣施做】
施做靈氣時,手先放在喉輪部位,稍微左右擺動,
之後左手放在後背那脊椎節上,右手放在太陽神經叢部位,用了C(a)符號,
左手開始從脊椎節往上到後喉輪,【C小姐】說感覺好像有一點兒氣往上到喉嚨,
之後左手又開始往下到尾錐,好幾次後,便停留在尾錐的部位了,
而右手則移到臍輪下腹部,緩緩地左右上下移動,
後來像是在畫一個中圓一樣,但節奏很緩慢,
最後右手指尖往下,掌心向內,
像往海底輪和地面疏通一樣,停一陣子。

【天使光織】
在臍輪和下腹部,雙手緩慢地圍成一圈又一圈,
之後左手從脊椎節往尾錐部位一下一下地順去,
最後,感謝一切,便結束了。

【C小姐】做完以後,當場感覺下腹部和尾錐,
比較輕鬆,輕盈多了,不然有時坐著起身時,
尾錐會不舒服,有點痛,做完SSR靈氣,覺得好些了。

世界上唯一的花

好,第二次點化後的一週觀察報告。
原以為除了情緒起伏稍微大了些以外,
好像也沒什麼太大的變化,結果……
到底是在怕什麼啊?(毆)
看到「什麼師」的字眼,又覺得一陣沈重,
後來想了想,最底層的恐懼感又跑出來了,
點化後,似乎總會看見自己埋在深處的恐懼;
這次,是父母關係嗎?達不到期望、走往不被認同的方向,
一種罪惡感,與一種不知如何溝通的恐懼?
但可能更摻雜了其他,一直無法突破、放下、
潛意識裡對自己太過要求完美的莫名執念,
因為這樣,自己給自己立了個框框,
一定要達到這樣的標準才是「什麼師」的完美形象,
一定要達到那樣的條件才可以開始療癒百分百,
不然無法填滿心裡設定的完美框框,然後開始恐懼,
恐懼自己根本就做不到,因為那是「完美」。
但這次,真的好感謝自己不是一個人了,
我有同伴,有貓,有老師,有學長姐,有同學們!
親愛的貓老師說:
「你可以走他的路但仍然是一位治療師
因為不管你的工作在做什麼,你都是自己的治療師
你的經驗跟過程,也都會是別人的借鏡
所以你不管做什麼,你已經是一位治療師了 ^^
你治療師的態度已經有出來了,你自己有看見嗎?^^

不需要誰的同意,你已經在你的夢想上面羅
只剩下,你要怎麼慢慢的活出你自己的快樂而已
成為一位老師或治療師,跟你的生活其實不衝突哦
因為你活出了SSR,你就已經是一位有態度的治療師囉」
我總是常常忘記,或說,常常被深層的恐懼所遮蓋:
明明不久前才有「我要成為自己的老師」這樣的體認,
然、每個人都是,每個人都是自己的老師,也是別人的老師,
在生活中活出自己的SSR,就是自己的療癒態度了。
昨天正好聽到這首歌,雖然木村拓哉已經變成大叔了,
但還是很帥啊!吐舌頭的模樣超俏皮的 XD
很喜歡最後一段歌詞,希望我永遠不會忘記,
每個人都是世界上唯一的花。
「每一朵花都有 自己的枝枒
你和我 我和他 是特別的花
太陽下 風雨裡 天空屬於自己
我們全都是唯一 only one」
SMAP〈世界上唯一的花〉中文版(音樂下載收入部分捐為日本東北賑災款項說明+歌詞連結

 

SSR靈氣第二次點化

這幾天,想把自療、點化過程和心得寫下來,
也一直想寫點什麼其他的,不過很難集中精神……

我,就好像
徹底被海嘯衝擊到好遠的地方去漂流了幾天,
然後又被日本災民的精神感召回來一樣 Q△Q
為什麼會這樣呢?我現在也還不清楚,
但終究又回來了,試圖寫下過程與心中的感受。


3/11,之前和老師約,
時間橋來橋去,最終還是3/11,嗯……
中午吃過飯,我找個僻靜的地方,
稍微做了脈輪淨化與SSR靈氣自療,便靜待點化;

一開始,感覺有股能量從頂輪下來,
脊椎後背而下,後頸則感覺被拉直伸長(當然沒真的伸長啦 XD
心輪有種感動想哭的念頭,擴散開來,

觀音上師
來了……我跟她說:「I love You.」
(她顯現在我的形象都偏女性,阿我也不知為啥會說那句(羞)
觀音上師說:「You love me means you love yourself.」
(為什麼我們會以英文交談,這我也不清楚 XDrz)
喔,我好想哭喔,就流淚了,我說:「I know, I will.」
上師說:「No, not will, you ARE loving yourself.」
(她笑了,我卻又哭了,哭點真低 XDD)
然後她遞了一朵花給我,優雅、長梗、單枝,
花朵有點像鴛尾花,但是紅色的,介於正紅與酒紅之間,
上師說:「慈悲,對自己更慈悲。」便漸漸離去。

那時我看了一下時間,3:07pm,還蠻早的,
(點化結束了嗎?)正這麼想的時候,
就開始熱起來,胃部右邊還抽動了好幾下,
沒多久,後背相對的位置有點怪怪的,便用手揉了揉,
一邊揉著胃和後背,一邊讓自己稍微坐正些,

這時,頂輪偏左邊又下來一股能量,一直沿著中間偏左而下,
我喃喃地說著「謝謝」、「謝謝」,有點陷入半夢半醒之間 XD
突然周圍好多天使、上師、指導靈,吟唱著我沒聽過的詞或咒,
很整齊也很好聽,隱約有著輕柔的海浪拍打聲……
之後我就完全陷入昏迷狀態了 XDDD
突然醒來,那時是3:20pm。

(這次點化好快速啊)我呆呆地這麼想,
繼續待在僻靜處好一會兒,大概3:30pm我才離開,
一回到位子上,上了網,才發現日本東北
在下午2點多發生大地震,3點發生海嘯……

(那不是我正在點化的時間嗎?)
(那海浪聲是?那些詞和咒又是?)

然後我就腦袋一片空白了10分鐘,完全呆掉,
之後想到嫁到日本的同學,想到去過的日本地區和那些可愛的人們,
又好難過喔……這幾天雖然也試著自療,但偶爾會分心 Orz
總是會想到那些互助互愛的災民們,福島核電廠的工作人員,
啊……我能做什麼呢?我能做的就是不斷地唸著
「對不起、請原諒我、謝謝你、我愛你」,
用以前學過的臼井靈氣傳送遠距靈氣與光送給日本,
分享災後情報、日本人的心情給大家知道,譬如:來自日本仙台的一封信

「帶著綠色草帽的老人一家挨一家地查看是不是所有人都還【安好】。
人們與完全陌生的人交談,問他們是否需要幫助。
我沒有看到任何害怕的表情。順其自然,就對了;但請不要害怕或恐慌。」

「不知為何此時我直覺上意識到此時全世界確實在進行著一種繁大的宇宙進化步驟。
也不知為何當我經歷現在在日本發生的一切之時,我能感覺到我的心境非常開闊。」

捐款、分享接近事實的情報、送靈氣與光,
除此之外,我不知道我還能做什麼?一直想向外送點什麼,
感覺好像那大地震和海嘯是我引起的一樣,又或者我乘浪其中,
我不知道……這幾天一直有點茫然,但現在寫一寫,
似乎又有點懂了「慈悲,對自己更慈悲。」

I am.
I am Loving myself,
是件多麼簡單卻也艱難的事情,
因為我時時記得卻也偶偶忘記,

不管在SSR這條路上我會怎麼走,
但、就一直走下去吧,
帶著這世界的慈悲與愛與我自己。

天秤。歸零

 
F2BUVE4HG3
這篇有點長,本來不想貼在這,
但想想這也有點像是我的SSR剖析吧,
所以還是貼過來了 ^_^|||

關於陌生人,還有些話想說……
可能基於好奇、可能想試試SSR,
不論哪種背後因素,我都好感謝你們
感謝你們願意信任我、信任SSR,
更重要的是,信任你自己想體驗的心。
而我,除了增加練習數字、增加施作靈氣的熟練度,
也看到你們在現實與理想中的擺盪和掙扎,
從公平正義的執著中,意欲鬆脫,
在成全別人與發揮自我,這兩者間的權衡,
是的,從你們身上,我看到自己的過往與現在,
對我來說,是更珍貴的寶藏。
記得以前某位老師曾經說過:
某段時間,會來找我療癒的對象,
常常會是同一種類型,擁有類似的問題,
而那些,有時也是自己當時正在經驗的課題,
這可能也是我現階段或下一階段正要體會的。
也記得之前學習某療癒課程時,某位老師還曾經說過:
我覺得你以後就是個老師,我一直都有這種感覺,
不知道是哪方面的,總之,就是個老師。
其實,我那時有點失落,還有點生氣,
因為,我從來就不想當老師,甚至我討厭當老師,
所以畢業以後,即便唸的科系還蠻適合,
找的工作全都跟老師無關,我試過一兩次,但終究放棄。
但現在漸漸瞭解,我過度陷入了「老師」的刻板印象,
而這些刻板印象,全都是社會體制下過往經驗認知而來,
於是,我看到SSR的老師們、學長姐們、同學們、個案們,
有哪一位不是我的「老師」?都是啊!XD
而我自己呢?
我想成為自己的「老師」。
藉由分享自己,就已足夠,
我不干涉對方的選擇,我只分享,
我尊重對方的自由意志,但我分享,
現在這階段,我想成為這樣的「老師」。
過去,就像最近遇到的個案,
常在天秤兩端擺盪,現實與理想的兩端,
也在乎對方在我身上放的心思少,放別人身上多,
更在意自己哪裡得的多,哪裡給得少,給少了得趕緊補個足,
這樣的天秤尺碼通通丟掉吧,
又或者說,歸零吧!歸零才能更加通澈。
如果不能做到時時歸零,
至少做到日日歸零,每天每天,
早上醒來都告訴自己,歸個零,重新開始,
用全新的心靈來看待我身邊的人事物。
我這樣期許自己,
歸零,希望
達到真正的平衡,
獲得真正的自由。

陌生人的愛 XD

有時候,也不知怎麼回事?天意?

我蠻想參加戶外點化,但這週末實在卡了很多活動,
推掉了家人的,又來個朋友生日聚餐,
推掉了朋友生日聚餐,改天請他吃下午茶,
就又來個小團體算牌+SSR靈氣療癒 囧rz

好吧!我當作是點化前的練習機會,
或許老天爺要我多練習如何與陌生人互動並療癒吧!XDrz
點化,嗯,還有機會啦!我一定會參加到的(握拳)

開始學習SSR靈氣到現在,不知不覺邁入第三個月了呢!
好好玩,好神奇,也覺得好似緩慢卻又快速!XD
比較有趣的是,觀察自己的練習個案,除了家人以外,
其他居然都是只見過一次面或甚至沒見過面的陌生人,
朋友同學的約,反而因為他們太忙,一直無法成行……

一向臉皮很薄的我,只好硬著頭皮上場,
幾次下來,也就漸漸適應了,阿不都是人嘛(喂)
而且,陌生人談著談著,也不是陌生人了 :)

在這裡,要向你們說:

陌生人,謝謝你的愛 XD

SSR掃瞄+靈氣練習(個案11)

週末進行一場小型算牌+SSR靈氣療癒練習團。

莫名接到電話,推託一陣,但還是答應了
塔羅、OH卡、天使卡……等等,很久沒幫別人算了,
但事先也不會緊張,也不會去想解壞了怎辦?
抱著多練習、聊天、認識人的心態去的 囧rz

但輪番算牌去掉不少時間,再加上和他們聊天,
最後要做SSR靈氣時,其實沒多少時間了……
只能幫兩位施做,其他的人,有緣等下次吧!
其實這樣也好,從下午講到晚上,蠻累的,我該多鍛鍊 Orz


這次療癒的兩位,和個案8的Y小姐是前同事,
先稱個案10這位為【S小姐】好了,
這次療癒自己有手感,如:掌心熱熱的、指尖刺刺或有跳動感,
身體也有些感受,如:胸口悶重、頂輪有股拉力、皮膚癢,
但比較特別的是,自己一直在講話 Orz
也不是什麼直覺,突然間嘴巴它自己就講出來了,
現在覺得……這樣會不會不太好?@@a

呃、前言講太多也想太多,直接寫過程吧(汗)

【S小姐】平時會祈請賽巴巴,
所以這次療癒也祈請賽巴巴共同參與支持。

【掃瞄練習】
心輪感覺非常悶,常會覺得喘不過氣來嗎?(回饋:會)
太陽神經叢這裡呈現非常沈重黏稠的……一陀,整個卡住僵硬了
(回饋:嗯……之前因為胃的問題,也看過中醫,體驗過臼井靈氣)
來到、腰間,嗯……會常憋尿嗎?(回饋:對,憋到有時都出問題了)
尤其是右腎,感覺蠻渾濁的(回饋:對,之前右腎有問題,會痛)
肩膀,很緊繃,而整個身體,感覺有點失衡,右半部較為沈重僵硬。

【靈氣施作】
心輪處,一直覺得很悶很緊,必須要喘大氣的感覺,
平常會不會喘大氣呢?是不是常忘了呼吸?(回:對,事情一多就……)
到了太陽神經叢,真的是整個塞得非常緊繃、僵硬、黏重的……一陀,
感覺是壓抑、無法充分發揮自我所造成的,所以在這部位停留了蠻久,
左手一直在後背,右手則往外往下拉,一絲絲、輕輕地、揮灑出去,

,我先施做右腎,這裡手掌心會熱熱的、隱約有點痛,
後來到左腎,相對地就涼多了,所以我又回到右腎處,
要多喝水,不要憋尿,嗯……應該等一下就會去上廁所了(回饋:對 XD)

【天使光織】
都集中在右半邊,繞著肩膀,前後左右不停地劃大圈,
這時覺得手掌心癢癢的(回饋:右臉癢癢)
後來雙手移往太陽神經叢,這裡輕輕地向外畫小圈,
(回饋:回饋:太陽神經叢和臍輪熱熱的)
最後,在一陣感謝中結束了。

SSR掃瞄+靈氣練習(個案12)

接著是【CN小姐】,就直接寫過程吧!:)

【掃瞄練習】
雖然腦上半部有點重、脹,但似乎不是用腦過度,
後來到了眼睛,就問會常感覺眼睛疲勞嗎?(回饋:會)
所以我想可能是眼睛疲勞導致頭腦上半部的不適(我心裡猜的,沒說出來 Orz)

喉輪感覺沒什麼異狀,心輪也還好,
肺部似乎有些無力負荷(回饋:有時會想咳嗽)
到了臍輪,感覺有點安靜,沒什麼活力,
海底輪似乎有股壓力與沈重感。

【靈氣施作】
先施做眼睛處,雙手熱熱的,
右眼眼壓較高嗎?這裡腫脹感較高(回饋:對)
接著左手放在後背,右手則從橫隔膜輕輕地慢慢地往上,
左右肺都輪流這樣施做(回饋:感覺頭也熱熱的)
建議多做促進心肺功能的運動,如:有氧舞蹈等等;

接著,右手移往臍輪處,大拇指有跳動的感覺,
似乎活絡了些,平常可以多出去參加活動、飯局等等,
左手則移往脊椎底,畫很小的圓,感覺手刺刺的,
右手在海底輪,一直往下、往外、往下、往外,
像要釋放什麼一樣,對於生存條件有著心理上的壓力,
雖然經濟狀況是OK的,但似乎總有著不安全感,
在海底輪形成一股蠻大的壓力。

【天使光織】
雙手在右腰間緩緩地轉動,圍個圈,
然後雙手不停從腰間往下,像是拉著什麼,
跑到左邊重複上述相同的動作,
一陣感謝後,也結束了這次的療癒。

ps. 現在回想起來,圍圈、往下一條條拉,
  有點像在幫她編著夏威夷草裙 XD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