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SR掃瞄+靈氣練習(個案10)

【家人A】第二次施做SSR靈氣

【掃瞄練習】
比較特別的是,這次雙手感覺像是充滿了輕微電流,
掃瞄結果,頭部眉心輪、雙腳反應較為明顯,
但所謂明顯,也只是雙手在那兒電流感較為強烈而已 Orz
【家人A】回饋說,手一靠近,覺得有股非常燙的熱氣

【靈氣施作】
也是一樣,雖然我的手冷冷的,
但靠近時(隔空施做,未碰觸身體)【家人A】都覺得蠻熱,
後來我把雙手放在肩膀上,【家人A】回饋說感覺手掌脹脹的,
這次比較特別的是,施做肩膀後一會兒,【家人A】就往前微傾,
靈氣施做時間不長,反而後來做天使光織,花了點時間。

【天使光織】
一開始右手慢慢從後腦偏右一點往下畫至整個右背,重複好幾次,
【家人A】一直往前傾去,本來以為他在打瞌睡,答:「沒有」XDD
後來左手也開始在後背往下畫,【家人A】傾斜的狀況就慢慢停止了,
接著開始畫起圓圈來,後背、前胸、太陽神經叢,
畫了好一陣子之後,慢慢畫了一兩個身體大的大圓,便結束了。

後來詢問【家人A】的近況,因為工作關係,需要騎車一小時到遠處,
可能因此身體左右施力不平均,所以有些左右失衡的狀況
導致施做靈氣時,【家人A】會一直往前傾?(我亂猜的 Orz

光柱冥想與擴大冥想練習

這兩種冥想,以前曾經做過,
但在SSR帶領之下,有著不同的感受 ^^
一開始光柱冥想時,右手的大拇指和食指尖,相對地較為疼痛,
其實也不是痛,就是熱熱腫腫又怪怪的感覺(啥?XD)
一邊往地球中央紮根,一邊從頭頂向上通澈,
頭頂(腦袋上半部)滿滿地一直往上拉著拉著,
全身(特別是雙臂)的細胞似乎也在微微地呼吸,
當能量從腳底往上到心輪時,一開始有點不太舒服,有點悶,
但交會時,雖然重重的但不會感到壓迫感,反而暖暖的……
接下來的擴大冥想,一直往外擴散擴散,遼闊,
自己似乎變成了液體往外揮灑流動,然後瞭望著地球,
漸漸地又成了大氣分子一般,倘佯在黝黑卻又微亮的宇宙中,
這時候,有種無法言喻又寧靜的感動……
我與大愛之源緊緊相連,又或者,應該說是,
大愛之源充滿了我每一個分子,或我每個分子都是大愛之源,
嗯……不知道該怎麼說呢(抓頭)……
但後來,很快地,在老師還沒說 回到這世界時,
我就瞬間回來了,也不知道為什麼?
就突然平靜地動動四肢、轉轉頭之類的 XD
呼~歡迎回來。
 

SSR掃瞄+靈氣練習(個案9)

好的!歡迎回來施做現場!XDD

午休時間結束一陣子了,大家得陸續回崗位上班 XD
接下來是【C小姐】,2X歲,和Y小姐是同事,
這時圍觀的人比較少,自己心情也沈穩多了,
【C小姐】家裡會拜土地公和觀世音菩薩,
所以也祇請觀音上師共同支持、參與這次的SSR靈氣療癒。

【掃瞄練習】
整個頭部上半部有點沈重雙手隔空感覺有點刺刺的,
問了【C小姐】是不是睡眠品質不好?回饋說是的,平常壓力大,
肩頸椎有點僵硬,特別是在心輪處,感覺好悶、好緊(回饋說有心事),
而背後靠近尾錐及前左下腹(大腸還是卵巢?不清楚),
不是很順暢,氣團(或能量?)阻塞在那兒的感覺。

【靈氣施作】
雙手原本隔空放在在【C小姐】頭部兩側,但很快地,
便右手放在右後腦上方,左手輕輕地往左腦外順,反之亦然,
放在喉輪頸肩處,自己覺得掌心很熱 XDD”

特別在心輪處停留比較久的時間,右手放在前心輪,
左手則不停地從後心輪往下順,之後右手輕輕地往外劃去,
之便把左手放在靠近尾錐的地方,右手放在太陽神經叢、再到左下腹,
放了一陣子之後,我的左手指尖感到強烈的刺痛,一直到結束……

後來【C小姐】回饋說,平常偶爾會覺得尾錐那邊會痠痛,
我說也可能是長期站姿駝背、及坐姿不良引起的,
因為在施做時,感覺從頸部、脊椎到尾錐都很緊繃。
(我也不知道為何會這樣講,就突然想講 Orz)

【天使光織】
雙手輕輕地在背後往尾錐處畫圈,
然後再到心輪處,一直往下拉往下順,便結束了。

噗,感覺很特別的兩次體驗呢!
結果,她們後來說,下次要趁休假時,
到朋友家比較安靜,再來施做SSR靈氣 XDD
或許又會有不一樣的體會吧!^_^

SSR掃瞄+靈氣練習(個案8)

嗯……這兩次的個案練習,蠻特別的體驗,
家人介紹的兩位小姐,對於塔羅、牌卡本來就有興趣,
聽到我正在學習SSR靈氣,就躍躍欲試想要體驗,
於是便到她們上班地點,利用午休時間施做SSR靈氣。

一到現場,傻眼……欸、今天我是要來魔術表演嗎?XDD”
現場大概六七位人士(她們的同事)好奇地圍坐在電梯旁的開放空間(汗)
所以,施作SSR,時不時會有人進出電梯或等待電梯(再汗)
還有,不知為何?那時段,好幾位清潔阿桑來來去去,
幾乎每位阿桑看到我和個案的姿勢、狀態,就會說一句:
「在做氣功ㄏ一ㄡ?」XDDDDD

矮油~事後回想蠻好笑啦哈哈哈,
但當時這狀況讓我施作第一位個案時,蠻緊張的,
可是人都到現場了不管環境如何,個案有意願我想就還是施做吧!
雖然感覺彆彆的,自己似乎不是很進入狀況 Orz
嗯、啊、好的,接下來我們就直接來看施做報告 XD”

個案對象,2X歲的輕熟女【Y小姐】
沒有特別信仰的神明,因此就說平常的祇請文了。

【掃瞄練習】
前眉心輪感覺有點阻塞(嗯……就是有點糾成一團的感覺)
太陽神經叢(胃部)及腸子的消化系統似乎也有些狀況。

【靈氣施作】
我先從眉心輪開始,放在前眉心輪的右手掌有點熱、能量在當中流動著,
徵得【Y小姐】同意後,把雙手放在肩膀上,頓時兩股微微的能量往下到她的手臂,
施做喉輪,感覺【Y小姐】微微地動了,我跟【Y小姐】說如果想要打嗝或是咳嗽,
都很OK,可以直接打嗝或咳嗽沒有關係的,【Y小姐】事後回饋說
她那時的確有點想要打嗝,不過後來就吞下沒打嗝了……

之後都把雙手放在太陽神經叢的位置,
左手放在後背處,一會兒往上提、一會兒又往下順,
由於時間關係,做完太陽神經叢就不再繼續施做了。

【天使光織】
雙手輕輕地在背後往上畫圈,往下畫圈,結束。

情緒練習4(不耐煩)

選擇【不耐煩】這情緒來練習。

有時候,會不耐於別人一直鬼打牆式的問話和討論,
在餐廳待很久,服務生也不來點菜,只會一直說好好好、馬上,
這些情況會讓我有點抓狂 Orz

。感受【不耐煩】情緒時,身體反應:
 嘴角下垂、眼睛也下垂,呼吸變得有點急促,
 身體會偶爾變換姿勢,譬如換手托腮之類的,
 喔……偶爾還會癟嘴 Orz

。感受【不耐煩】情緒時,心情反應:
 就是有點急躁,想要催促或掌控不到的氣急,
 而且心裡會一直OS很多嘴巴不會說的話。

。祈請SSR帶領後,身體反應:
 呼吸開始有點緩和,會開始自動深呼吸。

以下比較微妙,不知是因為重感冒的關係,還是其他因素?
總之我昏迷睡著了,然後做了一個很短的夢中夢,
醒來,發現我昏睡過去的時間大概10分鐘不到,
我想把這經驗當成SSR想透過夢境告訴我的訊息吧……

我、貓和一些SSR同學(忘了有誰 Orz)一起坐在日式鄉村風格餐廳裡,
半露天(可能是露台)的空間,和煦陽光灑下(可能是春天吧?並不熱)
還有圍繞在細長白色樑柱的綠色藤蔓,感覺是個能讓人放鬆的地方;
我們不知在討論什麼,大家還蠻熱絡,你一句我一句,
然後貓突然跟我說:「請以你自己的姿態活著,這是什麼意思呢?」
我想說明,便跟貓舉了一個作夢的例子(可是舉例也沒舉完整 Orz)

我跟貓說,早上作了個夢,有位小牌剛崛起的女星(如:安心亞)溺水了,
正好我看到,一旁還有大S(但我不喜歡大S哩 XD)、和黑人陳建洲,
黑人和大S趕緊把那位女星救上岸,我跟大S說:妳真棒啊!
她還很酷地回說:沒什麼,這本來就是我應該做的……

想繼續跟貓說這夢之後的情節與我的說明,沒想到就漸漸清醒(或朦朧 =_=),
過程中開始意識到我在作夢,然後就一點一滴地徹底醒來了。

醒來以後的感覺……嗯,還蠻平靜就是,
接著,我突然想到昨天收到的天使小語:

認真地說出「我釋放我認定為實相的恐懼」五次,
恐懼與擔憂從來不能為我們做些什麼,它們不是真實的,
你才是真實且有創造力的。

恐懼和擔憂,無法解決問題,除了讓我們一直籠罩在那情緒以外,
也真的無法為我們做什麼,而它們似乎也只是我們(或小我?)創造出來的一層霧?
那麼,回歸中心,創造這一切的又是誰呢?阿不就是我們自己嗎?
而這夢中夢的形式,顯得那麼真實又虛幻,真的……很人生啊 Orz
突然有點懂了,但不是很確實地瞭解透徹,或許就該這樣似懂非懂吧?XDD

而這幾天,可以說,這一兩個星期,我一直看到、聽到、接觸到
很多「做自己」的訊息,心中的確也還有層恐懼在內,
但我想,從今天這刻開始,要踏出第一步了,
總之,整篇的重點應該就在「請以你自己的姿態活著」吧 XDD

練習不耐煩的情緒,為什麼SSR會讓我說這麼多呢?(思)

Way Back into Love

放這篇,其實是想讓大家聽聽歌(被毆飛)

所有開心憂鬱聰明愚蠢好或不好的定義都在自己,
無須與他人比較,真要比較,也應該是昨天的自己。

誠實看見自己、接受現在的自己,
是我最想堅持下去的一件事。

Way back into myself, then I’m just way back into love.

SSR掃瞄+靈氣練習(個案7)

過年前的練習,拖到現在才寫……

個案對象,曾經施作靈氣的【親戚S】
這幾天聽說右手不太能施力舉重物,好像是網球肘問題,
第二次施作了,同樣也祈請耶穌基督參與療癒過程,
掃瞄和施作SSR靈氣時,手指尖會刺刺的,掌心也很熱。

【掃瞄練習】
這次掃瞄沒什麼特殊感覺……
(時間久遠,當時沒時間紀錄下來,也是原因 Orz)

【靈氣施作】
一開始,我先詢問【親戚S】能不能碰觸身體?
她答應之後,便把雙手放在肩膀上,感覺有兩股熱流往下,
脈搏一開始有點快,但後來就越來越平緩,自己感覺也很平和 ^_^

我把左手移往頸錐,右手靠近右手肘的位置(都沒碰觸身體了),
【親戚S】回饋說那裡很暖,像敷了暖暖包一樣
大概持續兩三分鐘之後,暖暖的感覺就退去了,
而我左手放在頸錐位置,感覺有點刺刺的,掌心很癢,
不過【親戚S】回饋說,那時覺得整個脊椎都暖暖的,

因為沒什麼時間,所以我直接施做膝關節,再往小腿順下,
這次【親戚S】也還是覺得肌腱內部有跳動的感覺。

【天使光織】
右手輕輕地在肩膀上、上臂畫起小圓後結束。